• 文水县采取措施提升干部.. 聽
站内搜索 :
聽聽您的位置聽聽首页 >> 经验交流 >> 星级支部 >> 正文
观点集锦:关于文风问题的讨论
[来源:本站 | 作者: | 日期:2013年3月3日 | 浏览6562 次] 字体:[ ]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聽聽发表时间:2013-03-03 星期日

文风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毋庸讳言,文风问题现在成了一个大问题,干部群众意见不小、反映强烈。文风方面的问题主要有三:

一是套话多。不管目的、不看对象、不分场合、不问效果,言必讲同样的话,套话成了讲话、文章中必不可少的东西。有媒体最近公开征集群众最反感的官话套话,“高度重视”、“亲自过问”、“积极应对”、“全力确保”等榜上有名。这些话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人们之所以反感,是因为这些话已经成了套话。落入套话陷阱里的人,讲虚话不讲管用的话,讲无病呻吟的话不讲有感而发的话,讲照本宣科的话不讲反映自己判断的话,讲脱离实际的话不讲符合实际的话。千篇一律的套话是思想的偷懒,言不由衷的套话是问题的遮羞布,没有对象感的套话更是射箭不看靶子。

二是长而空。一千字能说明的问题非要写到五千字,四十分钟能讲清楚的内容要讲两小时,“闻一增以为十,见百益以为千”,难免会空话连篇,让人不胜其烦。毛泽东当年痛斥党八股的第一条罪状就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像懒婆娘的裹脚布,又长又臭。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庄子说过:野鸭子的腿虽短,接上一截则忧;仙鹤的腿虽长,截去一段则悲。习近平同志曾经引用庄子的这句话,警告人们现在把“野鸭子的腿加长”的文章太多了。长而空的文章、讲话,云里雾里、洋洋洒洒,叠床架屋、滔滔不绝,其实却是“西瓜大的壳,芝麻大的核”。讲话、写文章的关键是要言之有物。“长而转换新意,不害其长;短而曲折意尽,不害其短。”空洞无物、画蛇添足、滥竽充数,一百字也嫌多,一分钟也嫌长。

聽聽 三是公式化。文件、文章、讲话几乎千篇一律,从“提高认识”开始,到“加强领导”结束,地方文件抄中央文件,下级讲话抄上级讲话,抄来抄去,沉闷乏味。群众调侃此类文风:“开会没有不隆重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群众没有不满意的,决策没有不英明的,贯彻没有不彻底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群众还批评公式化的文章、讲话是“常说的老话多,正确的废话多,漂亮的空话多,严谨的套话多,违心的假话多”。

聽聽 套话、空话、公式化,说到底还是当年鲁迅先生痛斥的“八股文”,还是毛泽东同志批评的“党八股”。毛泽东在他著名的《反对党八股》一文中,列举了党八股的“八大罪状”,今天读来仍可感受到它切中时弊的现实针对性。

聽聽 文风反映党风,话语也是一种实践。不好的文风,直接损害我们党的话语体系的吸引力影响力感召力,直接影响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在群众中的宣传贯彻,也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群众如果听都不爱听,又怎么可能真懂真信?从这个意义上说,文风问题就成了一个政治问题,确实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刘玉成)

聽聽聽 改进表达方式 增强表现能力

聽聽 语言是思维的依托和人们交流思想的工具,不同的思想体系必然形成不同的“话语体系”。语言文字没有意识形态属性,话语体系则有意识形态属性。当今世界,由于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发展道路的不同,还不可能共用一套话语体系。

聽聽 我们党在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逐步形成了具有自己鲜明特色的话语体系。这种话语体系,深深扎根在中国优秀思想文化和语言文字的土壤之中,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经典论述为基础,同时融入了我们党长期以来的创造和贡献,是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话语体系。这种话语体系,有自己的概念、范畴、术语和原理,体现着我们党的立场、观点、方法和作风,承载着我们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服务于全党的学习、宣传、研究和实际工作,是我们党治国理政须臾不可离开的工具。我们讲改进文风,不是要改变甚至抛弃这种话语体系,而是要改进它的表达方式、增强它的表现能力。

聽聽 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理论联系实际、批评与自我批评、四项基本原则、改革开放、三个代表、科学发展,等等,这些怎么可能改变或抛弃?党的话语体系在面向大众和面向国际社会时,的确有个“转换”的问题。所谓“转换”,也就是用准确、鲜明、生动,平实、朴素、通俗的语言文字讲话、写文章。话语体系不变,只是要少一些套话、空话、无关紧要的话,多一些真话、实话、精彩的话,尽可能让讲话、文章有新意、有深意、有文采、有趣味,让大家爱听、爱读、喜闻乐见。习近平总书记在与中外记者见面时的讲话,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的讲话,就很平实、朴素、简明,但意味深长,思想含量很厚重,在干部群众中大受欢迎。

聽聽 西方宣扬的自由、民主、人权等,何尝不是套话?他们讲那一套讲了一二百年,现在还在讲,还是那些概念、那些道理,讲不出什么新东西。但就是凭借着重复了一二百年的那一套说辞,他们垄断了国际话语权。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很善于把它们的意识形态、话语体系进行多角度、多层面、多样化和富有个性的包装和宣传。他们利用一切机会、一切条件,不仅通过政府、政客之口,也借助文体明星甚至普通民众,以富有感情和艺术魅力的语言,不厌其烦地表达和传播他们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其实,当今世界,在自由、民主、人权等问题上,有太多被扭曲的事实、被屏蔽的真相、被颠倒的道义,西方是凭借着“话语霸权”站在用无数谎言堆砌的“道义制高点”上的。

聽聽聽 因此,文风不是小事。我们党一些基本的理念、宗旨、原则、提法,就是要经常讲、反复讲,只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场合,针对不同的对象、目的和需要,在不同的语境中,要采取不同的表达方式,尽可能说得准确、鲜明、生动、精彩,说得富有个性、富有感染力。应该相信,中国的话语必将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而为国际社会所关注、所传播,这只是迟早的事。(李传柱)

改进文风 内容为王

聽聽 改进文风的本质要求,是求真务实。所以,不光要解决怎么写、怎么说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要解决写什么、说什么的问题,这是更深层次的改进。文件、讲话、文章,说到底是“内容为王”。内容空洞无物,即使文章写得再漂亮,也只是一个美丽的空壳。或者,大家关心的事不说,大家不感兴趣的事翻来覆去说;人们议论、争论的问题不讲,大家都明白的道理讲起来没完,自然不会受欢迎,甚至产生逆反心理。

聽聽 八股式的文风,本质上也是形式主义。空话、套话、公式化的文风从何而来?根本的还在于内容的贫乏。内容空洞,才要装腔作势,借以吓人,才要甲乙丙丁开中药铺,绕来绕去。文章、讲话受不受欢迎,不在于长与短,就像毛泽东同志所说:“长而空不好,短而空就好吗?也不好。”我们反对的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的八股调,不是说任何东西都以短为好。所以,改文风如果只着眼于形式,那是远远不够的,是舍本求末。

聽聽聽 内容如何才能不空呢?毛泽东同志说过,“一篇文章或一篇演说,如果是重要的带指导性质的,总得要提出一个什么问题,接着加以分析,然后综合起来,指明问题的性质,给以解决的办法”。这就是说,文章、讲话首先要有现实针对性,有问题意识。这里的问题不是自己关起门苦思冥想出来的问题,而是现实生活中和群众思想上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说的、写的是这样的问题,群众自然会感兴趣。

聽聽 现在,党和国家工作中面临的问题很多,群众迫切需要解答的问题也很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事实上党内存在着上级没有定调的问题不好讲、上级没有部署的事不宜公开讨论的“潜规则”。其实,很多问题,包括理论问题、政策问题、民生问题、改革问题,也包括很多热点、难点、甚至一些敏感问题,都可以在党报党刊上公开讨论。公开讨论的好处很多,一可以发扬民主,集思广益,促进正确决策;二可以吸引群众关注和参与,公开讨论的过程就是很好的宣传解释过程,可以增进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政策的理解和支持;三可以发挥党报党刊设置议程、引导舆论的作用,也使党报党刊变得有意思、有内容、好看起来,何乐而不为?其实,党报党刊不讨论,网上也在讨论。

聽聽 所以,改进文风很重要的是,要鼓励党报党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像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那样:“敢于和善于分析回答现实生活中和群众思想上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要鼓励那些了解实际情况、了解政策背景和决策考虑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认真深入地在党报党刊上就这样的问题展开实质性讨论和阐释。这种局面一开,求真务实的马克思主义文风自然就来了,党心民心又将为之一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必将更加生机勃勃。(李文阁)

既要“迎合”更要“引导”

聽聽 中央提出改进文风的要求以来,新闻媒体迅速行动,改文风的势头很好。不过,有些现象也需要注意。

聽聽 为什么要改进文风?一个直接的目的,是为了改变那种令人生厌的空话套话、公式化、文件化的文风,使我们的报道、文章为群众喜闻乐见。表面上看,的确有个“迎合”的问题,要迎合群众的需要、受众的喜好,但一味迎合就不对了。正确的方针是:既要“迎合”,更要“引导”。

聽聽 以媒体的批评报道为例。现在,群众对很多事情不满意,对政府的抱怨不少,媒体对政府的批评报道、批评声音会受欢迎。近期一些媒体和网站上,充斥各种负面新闻和批评声音。负面的东西一条新闻可以炒几天,甚至翻来覆去炒,正面的声音一报而过,转眼就烟消云散。一个典型例子是:不久前西南财经大学一个研究中心发布报告称,2010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61,被各类媒体大量报道和热炒;118国家统计局发布了过去10年我国基尼系数的变化情况,其实是对西南财经大学数据的回应。结果,没人质疑西南财经大学的数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却遭到围攻,被批评为“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难道国家统计局这样的国字头的专门机关,真的不如一所大学的调查数据更可信吗?

聽聽 媒体热衷于批评政府,这在世界各国都一样。可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西方发达国家有成熟的法治文化,已是定型的法治社会,媒体批评基本不影响政府依法施政。而中国离法治社会还有很大差距,政府施政主要靠自身权威和民众信任,媒体的过度批评和质疑可能会损害政府权威和公信力。事实上,中国政府的工作表现在当今世界各国中是很好的,连西方舆论也很难否认这一点。这是一个最大的真实,对政府的过度批评有违这个真实。

聽聽 一方面,媒体的舆论监督是很必要的,对于政府端正执政理念、提高施政水平和能力有重要促进作用,对各种腐败、特权现象保持舆论高压也很必要,中国社会对思想舆论多样化的承受力也大大增强;另一方面,我国正处于矛盾凸显和问题多发期,改革发展需要凝聚共识、攻坚克难,如果媒体热衷于“扒粪”、“揭丑”,大小官员丑闻不断、政府形象灰头土脸,又怎么能保证政府高效施政、社会团结和谐?

聽聽 再谈“快餐式”阅读问题。现阶段的中国,社会心态浮躁,许多人急功近利,在读书、看报、学习思考上花的时间和精力太少,“快餐式”阅读盛行,看报看标题,上网找热点,读文章、读书都是浮光掠影。这种状况绝不是什么好事,既不利于社会理性和思考力的增强,也不利于文化的创造、积累和传承。但这可能是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转型过程中的“阶段性”现象,很难避免。

聽聽 面对这样的现实来改进文风,不适应不行,连眼球都抓不住,其他什么都谈不上;一味迎合也不行,靠耸人的标题、火爆的文字、短平快的信息、呼啸而过的热点吸引人,结果很可能是跟着“感觉”走,被非理性的声音牵着鼻子跑,怎么谈得上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壮大主流思想舆论?

聽聽 跟风起哄容易,独立思考难,真知灼见并不容易获得。面对喧嚣的舆论环境,需要更多的人有“定力”,能够静下心来思考,坚持说真话、讲真理,少写那种迎合潮流、哗众取宠的文章,多写真正能把道理讲深讲透、讲在点子上的文章。真正有思想的东西,也许不会引起一时的轰动,但会在读者思想深处引起触动甚至震撼,作用深刻而长久。

聽聽 还有媒体受众分化问题。中国社会正在日益多元化,人们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兴趣点、交际圈,这是舆论生态和媒体格局发生变化的更深层原因。任何一种媒体,已经不可能覆盖全民,电视这种最大众化的媒体也面临受众分化的问题,不同的节目有不同的观众群,那种举国同时看一档电视节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就要求,改文风切忌“一刀切”、“大锅烩”,而是要认准定位,增强针对性。

聽聽 媒体传播的目标受众不同,改文风的要求也不同。以党员干部为主要对象的党报党刊,和以普通市民为对象的都市类媒体,对文风的要求自然不同;党报、大报不应该向都市报靠拢,主流媒体不能向网络媒体看齐。简单地以文章长短论英雄、以受众多寡论高下、以轰动效应论输赢,是对改进文风的误解,那样就容易走偏,使媒体无所适从。

聽聽 总之,改文风不能只考虑“迎合”而放弃“引导”,不能放松对舆论导向的把握,不能急功近利。改进文风,对媒体工作者的思想政治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是最需要下功夫解决的。(孙珉)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